眉山网首页

菜窖记忆

时间:2019-12-28 07:37 来源:0

  □王国梁

  天寒风冷,父亲在菜地里大声喊我的小名,声音显得格外响亮浑厚。我一边答应着,一边把铁锹递给父亲。父亲已经丈量好地窖的长度和宽度,他像准备迎接一场战役一样,把手上的烟头用力地扔到地上,说:“开挖!”

  我的记忆中,一直有这样深刻的一幕。那些年,父亲每年初冬都要挖菜窖,来储备冬天的蔬菜。北方的冬天太寒冷,把蔬菜储存在菜窖中就不怕被冻坏了。储存好蔬菜后,父亲便会趁着冬闲去城里卖这些萝卜白菜。别人的冬闲是悠闲的,而勤劳的父亲最怕闲下来,闲下来他就会无所适从,觉得“日子过得空荡荡的”。“日子过得空荡荡的”,是父亲的原话,我现在理解起来,应该跟虚度光阴的意思差不多。父亲是个骨子里追求生命的充实感和成就感的人。每年漫长的冬天,父亲就像蚂蚁搬家一样,把菜一点点往城里搬,换回一些钱来。

  因为需要储存蔬菜,挖菜窖就成了必不可少的“大工程”。说实话,挖菜窖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的确是个大工程。要在地里挖出两三米深的菜窖,实在是很费力气,但父亲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,“咱有的是力气”。用力气换取美好的生活和未来,是父亲多年不变的憧憬。土地还未变硬,一锹挖下去就是一个坑。可这么大的菜窖得挖多少锹啊?父亲说:“房子是一砖砖垒起来的,菜窖是一锹锹挖出来的,不怕慢,就怕站,慢慢挖就是了!”父亲擅长在劳动中对我进行教育,很有说服力。我学着父亲的样子,一锹锹挖着。

  父亲和我卖力地挥着铁锹,小半天功夫,菜窖已现雏形。接下来的活儿更累,需要把菜窖里的土都铲到地面上。两米多深的大菜窖,想想这个“浩大”的工程,我有些犯怵。父亲说:“一个好汉三个帮,咱请你三叔、四叔、五叔来帮忙!”后来,叔叔们全都到了,大家一起挖菜窖。我们一边干活,一边聊天。大家的铁锹声此起彼伏,话语声也此起彼伏,一派热闹,给空寂的初冬原野增添几分生机。父亲嗓门大,声音听上去底气十足:“这大菜窖多好,放的菜能吃到明年开春呢!老三、老四、老五,你们的菜吃完了就来咱这大菜窖拿!”三叔说:“行!你今年卖菜赚了钱,得请我们喝酒!”父亲哈哈一笑说:“没问题!”眼看着菜窖一寸寸深下去,我们的铁锹挥得更有力量了。

  说说笑笑间,菜窖挖好了。母亲早做好了丰盛的午饭,用来款待叔叔们。饭桌上,照例有酒香。那个年代,只有过节才会有这么好的酒菜。好多年里,我家挖菜窖就像一大盛事一样,颇有仪式感。虽然那是我最累的时候,但心中充满期待。

  菜窖挖好后,我们开始储存蔬菜。大白菜、白萝卜、胡萝卜、大葱、土豆、红薯,一样样搬进菜窖,码放得井然有序。一家人出出进进,忙碌地码放蔬菜。妹妹笑着说:“咱们真像要过冬的小动物一样,准备冬眠了!”父亲说:“咱可不冬眠,冬天也得精神起来!”

  干完活,父亲拍拍衣服上的土,开心地笑了。漫长的冬天,他有的忙了。

不辞长作...

  东坡秧马图。   纪念东坡。   西湖苏堤。   眉山网记者 吴晓斌 文/图  四川眉山距广东惠州1700公里,如今不到3小时可直飞平...

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:蜀ICP备09029749号-1 眉公网备: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川)字第115号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敬请告知!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联系电话:38166855 邮箱:msxwwb@163.com

北京快乐8